白客: 第九章 白客诞生

  晨练的音乐结束后,居委会主任弯腰关录音机。当她拿着录音机转回身面对练友们时,人群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居委会主任的头变成了一只哈巴狗的头!尽管本小区的居民已然经历过昨天殷静变异的磨练,但他们还是结结实实地大惊小怪了一回。

  3个家庭联袂将殷静护送回孔若君家。在获悉孔若君家祸不单行被盗后,宋光辉和石玮当即决定各家分别赞助范晓莹家两万元。

  孔若君赶回家时,王海涛和宋智明正准备回家。

  “出了什么事?”居委会主任发现大家都看她。

  大家又聚首商量了一番殷静的事。

  “她怎么样?”孔若君问两位继弟。

  “你的头……”一个年龄相当于6个少女的练友指着居委会主任的头结结巴巴地说。

  “最近,记者少不了,一概不要见。”宋光辉对殷雪涛说。

  “殷静上网玩得很高兴。”王海涛说。

  “我的头怎么了?就算变成狗头也不值得你们这么大惊小怪呀!”居委会主任一直对昨天电视台不因殷静的事采访她耿耿于怀。

  “小静就这么着了?”殷雪涛发愁。

  “谢谢你们。”孔若君说。

  当居委会主任的手接触到自己的脸时,她的声带发出了压过所有人的声音。

  “我觉得,既然能变过去,也能变回来。”孔志方说。

  “一家人,千万别客气。”宋智明说。

  “快报警!”有人说。

  “我每天来给殷静做体检,随时注意她的变化。”石玮对范晓莹说。

  殷静从卫生间出来,问孔若君:“你去哪儿了?我发现上网太有意思了!”

  孔若君的房间窗户距离晨练的花园不远,他在按下“确定”键不到5秒钟后清清楚楚听到了居委会主任的嚎叫声。

  “谢谢你。”范晓莹说。

  “我们走了。”王海涛说。

  孔若君不顾一切地冲出家往楼下跑。

  “可能是记者!”崔琳提醒要去开门的范晓莹。

  “常来。”殷静说。

  目睹变成哈巴狗头的居委会主任,孔若君成为花园里的一尊石雕,他没有了思维,没有了呼吸,只剩下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居委会主任的狗头。

  范晓莹只打开防盗门上的小窗户。外边是一男一女。

  贾宝玉也依依不舍地送客。

  这回,电视台的车是和警车一起感到的。

  “找谁?”范晓莹警惕地问。

  王海涛和宋智明刚走,范晓莹和殷雪涛就前后脚下班到家了。

  还是那位警长,他见到居委会主任后说:“又一个!”

  “这里是殷静同学的家吗?我们是电影学院招生办的。”男的掏出证件递到小窗口前打开给范晓莹审查。

  殷雪涛一进门就说:“全市都在说异变的事。”

  警长和电视台的记者同时向居委会主任发问。摄像机疯狂摄取一切能摄取到的镜头。

  范晓莹开门。

  范晓莹说:“何止全市,是全世界。”

  目击者争先恐后向警察和记者描述事件的经过。

  “是这样。”女的进门后说,“我们从媒体上获悉,已经被本校录取的殷静同学出了点儿事,我们想证实一下。”

  “殷静挺好?”殷雪涛问孔若君。

  一位记者从摄像机里拿出录像带对同事说:“你先把带子送回台里发消息,我们在这儿继续拍,你随时来拿!”

  “如果是真的呢?”殷雪涛问。

  “挺好。”孔若君说,“忙着上网呢。”

  没人注意变成石雕的孔若君。

  “我们见她本人后再决定。”男的说。

  殷静出来和父母打招呼。

  孔若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崔琳到殷静的房间叫女儿出来。

  “有个股民对我说,有家公司的老总变成麻雀头了。可惜电视台得到信息晚了,没拍上。”范晓莹说。

  正准备出门上班的范晓莹和殷雪涛看出孔若君神色不对,殷雪涛问:“若君,你不舒服?”

  招生办的人间了殷静面面相觑。

  “我听说是变成钱串子头了。”殷雪涛说。

  孔若君摇摇头,他的泪水顺着鼻子两侧流下来。

  “很遗憾,我们不能录取她了。”女的说。

  好象别人变得越多,他们的心理压力就越小。

  孔若君想说是我害了殷静,但他没有勇气说出来。

  “为什么?”殷雪涛明知故问。

  “晚饭后,我有话对你们说。”孔若君郑重宣布。

  “你这是怎么了?”范晓莹见儿子这个样子,慌了。

  “她这个样子,怎么到学校上学?”男的说。

  “干吗弄得跟外国电影里百万富翁修改遗嘱似的?”殷静说。

  电话铃响了。

  “会影响其他同学的正常学习……”女的说。

  “妈,你快做饭,要不吃简单点儿。”孔若君说。

  殷雪涛接电话,是宋光辉打过来的。

  殷静扭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关上门。

  “什么事?”范晓莹问。

  “你们看电视了吗?”宋光辉问。

  “你们会后悔的。”崔琳对招生办的人说。

  “若君出去了一下午。”殷静说。

  “没有,怎么了?”殷雪涛问。

  “你们走吧!”殷雪涛驱逐那男女。

  “出什么事了?”殷雪涛问继子。

  “你快打开电视!”宋光辉说。

  孔若君走到窗前往楼下看,他看见招生办的人出楼门后,立即被众多守候在门口的记者围住,招生办的人绘声绘色地回答记者们的提问。

  “我想一起说。”孔若君说。

  殷雪涛打开餐厅里的电视机,屏幕上是长着狗头的居委会主任。

  孔若君突然看见金国强混在记者群里在认真听。孔若君觉得殷静现在最需要的人就是金国强。

  “殷静听没事吧?”殷雪涛担心是和殷静有关的事。

  “快去叫殷静!”殷雪涛对范晓莹说。他觉得这对殷静来说是好消息。

  孔若君开家门要下楼,范晓莹问:“你出去?”

  “不知道,但愿没事。反正要你们都在场。”孔若君说。

  殷静还在睡觉。范晓莹叫她快起来。

  “我看见金国强在楼下,我叫他上来。”孔若君说。

  听孔若君这么一说,范晓莹和殷雪涛都没心思吃饭了。

  “干什么?”殷静问。

  范晓莹看殷雪涛,殷雪涛点头同意。

  “咱们吃方便面吧?”范晓莹问家人。

  “又有一个人的头变了,电视上正在报道,你快去看。”范晓莹说。

  孔若君下楼找到金国强,对他说:“你上去吧,殷静在等你。”

  都没意见。

  “真的?”殷静一越而起。

  “殷静真的变成狗头了?”金国强问孔若君。

  饭后,全家围坐在餐桌旁,孔若君把贾宝玉也叫来了。

  全家人包括贾宝玉都看电视。电视台的记者说,就在昨天出现人体异变的那个住宅区,今晨又出现了一例人体异变。异变者也是变成了狗头,只是这回是哈巴狗。记者还特别说,该居委会主任从不养狗。电视台采访了有关专家,以为专家分析说,很可能该住宅区的建筑中使用了放射性建筑材料,导致人体异变。另一位专家反驳说,反射性物质只会导致白血病什么的,决不导致质变头。还有一位专家甚至推测这是外星人的恶作剧。

  孔若君点头。

  大家看着孔若君。

  孔志方也打来报喜电话。范晓莹说我们已经看到了。

  “我走了。”金国强说。

  “我说完后,你们打我,骂我,脱离关系,甚至将我绳之以法,都行。”孔若君一字一句地说。

  范晓莹看了看表,对殷雪涛说:“咱们该上班去了。”

  “为什么?”孔若君问。

  大家面面相觑。

  殷雪涛问孔若君说:“你身体没事吧?”

  “麻烦你跟殷静说一声,我对不起她。可我也实在没办法。”金国强转身走了。

  “你总不会说我变成贾宝玉的头是你弄的吧?”殷静笑,“这样的胡话你已经说过了,最好来点儿新鲜的。”

  孔若君说:“刚才有点不舒服,已经好了。一会儿宋智明和王海涛来。您放心吧。”

  孔若君追上去:“你这算什么?”

  “你变成贾宝玉的头确实是我弄得。”孔若君及其严肃地对殷静说。

  范晓莹和殷雪涛走后,殷静对孔若君说:“这世界上怪事越来越多。”

  “换了你,你怎么办?和一个狗头人身的怪物结婚?”金国强反问孔若君。

  “孩子受刺激了吧?”殷雪涛对范晓莹说。

  “是……”孔若君心不在焉。

  “如果是真爱,我会的。”

  “我很正常。”孔若君说,“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口气说完的机会,不管你们多不信,也不要打断我的话。”

  “……我如果对你说……。是我把你弄成这副模样的……你会原谅我吗?”孔若君对殷静说。

  “假装崇高。”

  殷雪涛和范晓莹先对视,然后再和殷静对视,3个人都点头同意。

  殷静哈哈大小:“别逗了,你要是真有这本事,你可就值大钱了!”

  “你起码也应该在这种时刻安慰她,然后再慢慢分手。”

  孔若君大约沉默了1分钟后,开始叙述。

  “如果是真的呢?”

  “你很虚伪。”

  他从范晓莹和孔志方离婚讲起,然后是殷雪涛和殷静进入他的生活,殷静对他的不屑一顾,导致他高考落榜……。

  “我喜欢幽默!那居委会主任也是你弄的?这样吧,你再帮我弄一个人怎么样?我的小学数学老师,她对我特不好。”殷静笑着说。

  “你是一个混蛋。”

  范晓莹以为孔若君是要和家人算总帐,她想阻止儿子继续说下去,殷雪涛示意她不要这么做。

  孔若君叹了口气,没人会信他的话。

  “随便你怎么说,我不在乎。”金国强走了。

  孔若君冲继父投去感激的一瞥。

  殷静和孔若君一起吃早餐。殷静吃完饭后竟然用舌头舔盘子。

  孔若君怏怏地回家。

  孔若君的叙述进入了关键的阶段,他的话开始结巴。孔志方送给他数码照相机……他从楼上拍下殷静的照片……受2000年6月号<童话大王>杂志封面的启发……他恶作剧地要将贾宝玉的头安到殷静身上……认为美国公司编的图片软件不好……自己编了一个<鬼斧神工>……没想到殷静的头真的变了……居委会主任……孙经理……存有殷静照片的磁盘碰巧被盗……

  门铃响了,孔若君从门镜往外看是两个小伙子。

  “我看错了,不是金国强。”孔若君一进家门就说。

  “我说完了。你们审判我吧。”孔若君如释重负。

  “你们找谁?”孔若君问。

  殷静在她的房间大哭。刚才她听见孔若君说金国强在楼下,她就一直站在窗前看孔若君叫金国强上来,虽然她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她看懂了。

  殷雪涛,范晓莹和殷静大眼对小眼,人首对狗头。

  “我是宋智明,他是王海涛。”外边说。

  “你们一定要看住她,她的身边要24小时有人,不要给她创造想不开的机会。”宋光辉对殷雪涛夫妇说。

  “编童话?”范晓莹问儿子。

  孔若君打开门,4个人都做自我介绍,他们立刻就成了朋友。王海涛和宋智明没有对殷静的头表示任何惊讶,这使殷静感到欣慰。

  “我晚上陪她睡。”范晓莹说。

  “全是事实,不信现在你们可以给孔志方打电话。”孔若君说。

  “你俩先陪殷静玩,我和网友有点事。”孔若军对王海涛和宋智明说。

  “白天我陪她。”孔若君说。

  “我要给孔志方打电话。”殷雪涛说。

  孔若君坐在自己的电脑前,他同时打开电脑旁的电视机,电视台正在直播在医院接受检查的居委会主任。

  “我们的儿子王海涛现在放假在家没事,我们可以让她来陪殷静。”石玮说。

  范晓莹拨电话。

  有两件事,孔若君需要进一步证实:一,既然头能换过去,为什么不能换回来?二,别人编辑的图片切换软件也能做这事儿吗?

  “我们的儿子宋智明也可以来。”宋光辉说。

  孔志方告诉殷雪涛,孔若君说的都是实话。

  孔若君在电脑里将居委会主任的头换了回来,他一边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的居委会主任一边按下了“确定”键。

  “智明会说笑话,殷静和他在一起不会闷。”崔琳说。

  殷雪涛放下电话,不吭声了。范晓莹和殷静从殷雪涛脸上看出了答案。

  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接受专家检查的居委会主任的狗头突然不翼而飞,居委会主任的原装头完璧归赵。在场的人大惊。电视台记者急忙向观众报道事态的新进展。

  “大家又商量了一会,决定这些天随时保持联系。殷雪涛和范晓莹心里踏实了些。孔志方,石玮,崔琳和宋光辉告辞了。

  “我的头真的是你换的?”殷静激动,“你很了不起呀!和你比起来,比尔。盖茨算个屁!”

  孔若君兴奋之余又纳闷:居委会主任的头能换回来,殷静的头为什么不行呢?

  殷雪涛顾不上心疼他的骷髅保龄球,他到厨房做午饭。保龄球馆来电话,问殷教练怎么一上午没露面,学员都等急了。范晓莹供职的证券公司也来电话问她干吗不上班。

  孔若君认定殷静是在挖苦他。

  孔若君决定趁居委会主任在电视上,先试试别的图片切换软件能不能换头。孔若君使用市场上出售的图片切换软件嫁接居委会主任的头,电视屏幕上的居委会主任无动于衷。

  “我的照片呢?”殷静发现她床头柜上的照片不见了。

  殷静真诚地对孔若君说:“哥,我不怨你。要说我这也是自找的,我干吗蔑视你?从昨天起,我看出你是货真价实的好人,比金国强强一万倍。你不要觉得对不起我,不是找到那张磁盘还能把我变回来吗?多一种经历也是财富。”

  “只有我的<鬼斧神工>拥有这种功能。”孔若君终于明白了。

  孔若君这才想起刚才他急着去医院看效果,忘了将殷雪涛的照片放回原处。

  孔若君泪流满面。

  有人敲孔若君的门。

  “对不起,在我这儿。”孔若君将照片还给殷静。

  殷雪涛对孔若君说:“若君,尽管你爸爸证实了,可我还是不信。”

  孔若君一边通过鼠标掩饰电脑屏幕一边说:“请进。”

  “你那我的照片干什么?”殷静头一次认真看着孔若君说话。

  “我表演给你们看。”孔若君站起来。

  王海涛推门进来说:“殷静哭了,你快去看看。”

  “我……”孔若君尴尬。

  怎么表演?“范晓莹担心。

  “为什么?”孔若君问。

  范晓莹进来给儿子解围:“孔若君觉得你还是原来的你,所以他……”

  “我把我的头变成贾宝玉的头。”孔若君说。

  “她从电视上看到那个居委会主任的头变回来了,就哭了。”王海涛说。

  殷静拿着照片看,然后说:“我的眼睛长的好有什么用,看不准人。”

  “这不行!”殷雪涛说,“已经有一个了,再弄一个,我们咱们能承受?”

  孔若君跟着王海涛来到殷静的房间,殷静正在抽泣。

  孔若君和范晓莹不明白殷静的话。

  马上就能变回来。“孔若君说。

  “她刚变成狗头就变回来了,我怎么不行?”殷静问孔若君。

  “我看错了金国强。”殷静叹气。

  “我想看。”殷静说。

  孔若君说:“你很快也能变回来。”

  “小静,别灰心,你看,今天有这么多人来帮你。和这些人比,大学算什么?金国强算什么?你有3个妈妈,3个爸爸,谁能和你比?”范晓莹声泪俱下。

  “你有把握恢复原状吗?”范晓莹问儿子。

  “我不信。”殷静还哭。

  “妈妈,你说得对。其实,我今天觉得挺幸福的。如果没有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会这么为我两肋插刀。有这样的真情亲情,人生足矣!”殷静直接从自己肺腑里往外掏话。

  “绝对有把握。”孔若君说,“退一万步,就算我变不回来了,我心甘情愿和殷静作伴。”

  “你们劝劝她,我马上来。”孔若君要再次尝试将殷静变回来。

  范晓莹抱住殷静。

  殷静说:“算了算了,别表演了,真要是像我似的恢复不了,我不愿意。”

  孔若君回到自己的电脑旁边,他再次将扫描后的殷静床头柜上的照片替换下殷静脖子上的贾宝玉的头。

  “若君哥哥,过去是我不好,我自恃长的好,瞧不起你,我今天变了样才知道,长得好有什么用?相貌早晚会失去。”殷静对孔若君说,“今天我看到你忙前忙后,我心里知道什么是好看,你别笑话我说酸话。早晨我发脾气说贾宝玉是巫狗,我向你道歉。我心里清楚,我变头是我自己的事,和别人没关系,和贾宝玉更没关系,要不怎么世界上这么多人就我变?这肯定是上帝在教育我。我看到你对贾宝玉那么好,你面对警察的大钳子毫无惧色保护贾宝玉,我真的很感动……。”

  “我要表演,请你们成全我。”孔若君坚持。

  按下“确定”键后,孔若君跑进殷静的房间问:“变回来了吧?”

  孔若君傻站在那里,他看着殷静的头,觉得她比原来更美了。

  “就让他试试吧!”范晓莹说。

  殷静依然是贾宝玉头。

  不知什么时候,殷雪涛已经倚在门口听女儿说话。

  孔若君拿出数码照相机,让殷静给他照一张像。

  “人家这样,你还拿我寻开心!”殷静哭得更厉害了。

  “爸,妈,哥,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不会自杀。如果早10年,我肯定会自杀。为什么?现在有英特网呀!英特网就是给我这种人准备的,长得好的人生活在英特网时代是悲剧。”殷静对亲人说。

  “我不会用。”殷静不想照。

  只有一种解释说的通:恢复头必须使用换头时使用的那张照片,别的照片不行。

  “非常精彩的话!”孔若君由衷地赞赏。

  “我已经弄好了,你按快门就行了。”孔若君说。

  孔若君顾不上说话,他急于证实自己刚才这个判断,他跑回自己的房间。

  殷雪涛说:“从小我就听'坏事变好事'这句话,今天我才体会到。今天我真的觉得有很多变化,比如我和若君的关系,和宋光辉他们的关系,我活到今天才明白好多事……。。”

  殷静只得使用数码相机给孔若君拍照。

  孔若君清晨给居委会主任照了两张像,他要用另一张照片做试验。

  四个人抱在一起。贾宝玉从孔若君的床下出来,挨个在他们腿上偎蹭。

  “贾宝玉的照片我的电脑里有,不用照了。”孔若君接过数码相机,“你们去我的房间,我表演给你们看。

  孔若君又用<鬼斧神工>将那哈巴狗头接到居委会主任的脖子上,电视屏幕上自然又是一番忙乱:居委会主任的头又变成狗头了。孔若君再用另一张照片恢复居委会主任的头,没有作用!

  下午,范晓莹和殷雪涛去上班,孔若君对殷雪涛说:“爸爸,你放心去吧,我陪殷静。”

  家人跟在孔若君身后走进他的房间。

  此时此刻,孔若君彻底明白了:只有他编程的<鬼斧神工>软件具有换头功能,只有换头的那张照片才能恢复被换者的原貌。

  殷雪涛居然在女儿变狗头的当天眉开眼笑:孔若君终于管他叫爸爸了。

  孔若君坐在电脑前,他将数码相机里他的照片输入电脑,屏幕上出现他的照片。

  孔若君面对的是残酷的现实:备份有殷静换头的那张照片的磁盘被窃贼偷走了。如果找不到这张磁盘,或者窃贼已将磁盘中的殷静照片删除,殷静将使用贾宝玉的狗头生活终生。

  殷静过去对上网不感兴趣,就像大多数长得好的女孩儿都对上网这种戴着面罩的生活方式嗤之以鼻生怕浪费了自己的宝贵资源一样。

  “这就是我编的<鬼斧神工>软件。”孔若君一边操作一边给他们解说,“现在我开始把贾宝玉的头换到我的身体上。”

  孔若君清楚自己如果想恢复殷静的原貌,就必须找到那张磁盘。孔若君想起大海捞针这句话。

  下午,孔若君指导殷静上网。

  “不可思议。”看到电脑屏幕上贾宝玉的头到了儿子身上,范晓莹感叹。

  隔壁传来殷静的笑声。

  “你要先给自己起一个网名。”孔若君和殷静肩并肩坐在电脑前。

  “现在如果我按下”确定“键,现实中的我的头将变成贾宝玉的头。”孔若君通过鼠标将光标移到“确定”键上待命。

  孔若君托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殷静的房间。王海涛告诉孔若君,当殷静看到电视上的居委会主任的头又变成狗头时,就开心地笑了,她还说与其来回变着玩还不如不变。

  “你的网名是什么?”殷静问。

  “算了吧,我们信了。”殷雪涛说。

  孔若君苦笑。其实昨天殷静已经接受了现实,今天居委会主任的异变先是给她以心理上的平衡,等居委会主任恢复后,殷静就不平衡了。现在居委会主任又复辟了,殷静就又平衡了。

  “牛肉干。”

  孔若君义无反顾地按下了“确定”键。

  “既然如此,为了让殷静好受点儿,就让居委会主任陪着她吧。”孔若君想,“我看那居委会主任变头后见有这么多记者围着她,挺兴奋的。刚才我恢复她后,她好象很失落。”

  “好玩。”殷静说,“我叫'狗头'怎么样?”

  孔若君的头变得和殷静一模一样。

  孔若君毕竟阅历少,遇到这么大的事,他需要找人帮他拿主意。

  “酷!”孔若君批准。

  尽管有思想准备,范晓莹和殷雪涛还是目瞪口呆。

  “爸爸,我是孔若君。”孔若君在电话里听到爸爸的声音后说。

  殷静以狗头的名义开始网上生活。

  殷静像找到了知音,她情不自禁地抱着孔若君的头狂亲。

  “你们看到那人的头来回变了吗?”孔志方问儿子。

  在一个网站的聊天室里,网友们正在聊殷静变头的新闻,殷静和孔若君参加进去大发高论。

  贾宝玉吓的钻进床下。

  “看到了。我有事找您。”

  晚上,殷雪涛和殷静下班回家,他们看到孔若君和殷静在电脑前开心的样子,心里踏实了。

  孔若君摸自己的头,还照镜子。

  “什么时候?”

  孔志方和石玮,崔琳和宋光辉前后脚来电话询问殷静的现状。当他们获悉殷静的变化时,难以置信。

  “快变回来吧!”范晓莹说。

  “就现在。”

  孔如君注意到,殷静去卫生间时不用一次性纸坐垫了。

  孔若君通过电脑恢复了自己的模样。

  “现在不行,我正代表公司和客户谈一笔大生意,晚上吧?”

  夜间熄灯后,孔若君躺在床上睡不着。昨天晚上他在电脑中给殷静换头与今天殷静变头真的只是巧合吗?怎么会这么巧?可这之间怎么可能有联系?

  范晓莹和殷雪涛都松了口气。

  “特别重要的事,我必须现在见你!”

  孔若君的眼睛在黑暗中突然一亮:那数码相机和《鬼斧神工》再找人做一次试验!

  “恢复殷静的关键就是找到那张磁盘?”殷雪涛问。

  “什么事?”

  “拿谁做试验呢?这是违法的事吧?”孔如君问自己。

  “对。”孔若君说。

  “我不想在电话里说。反正你怎么想这件事的重要性都不会过分。”

  “肯定不会成功,否则真是天下大乱了。”孔若君对自己说。

  “如果找不到呢?”殷雪涛觉得实在不容易。

  “王海涛还在你家?”

  孔若君决定试。

  “一定会找到的!”孔若君说,“万一找不到,我就变狗头陪着殷静,和他作伴。”

  “他和宋智明都在。”

  试验目标锁定在小区居委会主任身上。居委会主任对所有狗都深恶痛绝,她曾多次和贾宝玉过不去。有一次贾宝玉想对她表示友好,没想到吓得她摔了一跤。起来后非说自己坚固如初的骨头折断了,还去医院拍了片子。她到派出所告贾宝玉的状,要求片警驱逐贾宝玉。后来孔志方托了人,才保住贾宝玉。

  “千万别这么想,我相信能找到。”殷静说。

  “你叮嘱他们,等你回去再离开,殷静身边不能没人。你现在来吧,我在公司等你。”

  次日清晨,孔若君别有用心地早起床。他知道,每天早晨,居委会主任都率领一帮年龄逾耳顺之年的人在类似于哀乐旋律的音乐伴奏下晨练。

  “这个贼除了偷钱,还顺手拿走了磁盘和保龄球,说明他喜欢这两样东西。从明天起,我天天去保龄球馆转悠,看看有没有人用骷髅保龄球。”

  “谢谢你。”孔若君挂上电话。

  孔若君拿着数码相机下楼,他居心叵测地占据了小区花园里距离晨练最近的一个石凳。参加晨练的人开始陆续到来,孔若君没有看到居委会主任。

  “我也注意。”殷雪涛说。

  孔若君向王海涛和宋智明交待后,拿上数码相机和<鬼斧神工>的备份磁盘去见孔志方。

  先到的人随意地伸胳膊蹬腿。孔若君看见居委会主任拎着录音机出现了。

  “小静,谢谢你对若君的宽宏大量。”范晓莹说。

  “到底是什么事这么急?”孔志方在公司会客室问儿子,“我提前轰走客户,弄不好老板会炒我鱿鱼。”

  人们和居委会主任打招呼,居委会主任将录音机放在地上,按下按钮。

  “谢谢你。”孔若君说。

  孔若君关上门,将殷静异变的来龙去脉告诉孔志方。

  准哀乐的旋律响起,人们整齐地操练起来,象是在预演彩排什么的。

  “我还没说完呢,我有个条件。”殷静对孔若君说。

  “逗我?”儿子说完后,孔志方说。

  孔若君举起数码照相机,对准全神贯注晨练的居委会主任,他按下快门。孔若君从数码相机的视窗中检验拍摄效果,他很满意。保险期间,孔若君又给居委会主任补拍了一张。

  “你的条件我都满足。”孔若君说。

  “爸!我会跑这么远来拿你开涮吗?”孔若君说。

  没人注意孔若君。

  “你帮我把一个人的头换了。”殷静说。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孔志方审视儿子。

  孔若君回家时,范晓莹已经起床了。

  “谁的?”孔若君,范晓莹和殷雪涛异口同声问。

  “绝对是真的。”孔若君说,“我是你儿子,你还能不了解我?这是装有<鬼斧神工的磁盘。”

  “你起这么早?干什么去了?”范晓莹惊奇爱睡懒觉的儿子今天起得如此早。

  “辛薇。”殷静说。

  孔志方接过磁盘看,然后看儿子。

  “孔若君举起手中的数码相机,说:“我去拍照。”

  孔若君吓了一跳,辛薇是当今家喻户晓的女影星。

  “白客。”孔志方冒出这么一句。

  范晓莹这才想起孔若君拿到孔志方送的生日礼物后就遇到了殷静变头的事,儿子还没顾上玩数码相机。

  殷静说:“辛薇和我是高中同班同学。上高二,大导演汪梁到我们学校挑演员,我和辛薇进入了最终的候选人,汪梁要从我们两个中挑一个。辛薇和我是好朋友,她对我说,咱俩要凭真本事公平竞争,不靠别的。我答应了。没想到,辛薇背着我使用别的手段获选了。”

  “什么白客?”孔若君不懂。

  “好吗?”范晓莹问儿子对数码相机的感觉。

  孔若君明白了:“所以你一直嫉恨她?”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计算机领域将多一个名词:白客。”孔志方若有所思的说。

  “真不错。”孔若君一边说一边回自己的房间。

  “是的。”殷静承认,“她不光明正大。”

  “相对于黑客?”孔若君有悟性。

  “你今天还要多陪殷静。”范晓莹叮嘱儿子,“上午王海涛和宋智明也来,你们一起玩。”

  “你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孔若君说。

  孔志方点点头。

  “没问题。”孔若君赶上门前说。

  “我也觉得不好……”殷雪涛说。

  孔若君迫不及待地做到电脑前,他用导线将数码相机和电脑连接在一起,数码相机里变成数字的居委会主任顺着导线进入孔若君的电脑,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居委会主任。

  殷静哭着说:“我的要求一点儿也不过分,如果当初被导演挑走的是我,我已经是明星了,有了自己的豪宅,我根本不可能给我爸来你们家。我不来,怎么会被你变成狗?可以说,是辛薇把我害成这样。我并不是让你永远把她变成动物头,什么时候我恢复了,什么时候你就恢复她,完全同步。”

  孔若君再从电脑里调出贾宝玉的图片,孔若君打开他的《鬼斧神工》软件,准备施行换头。

  “……”孔若君看范晓莹和殷雪涛。

  当孔若君将贾宝玉的头裁下移到居委会主任的头上时,他突然停止了操作。

  “如果你们不同意,那你们就马上把我变回去。否则,我今晚就自杀。”殷静威胁说。

  “万一成功了,居委会主任的头变成的又是贾宝玉的头,贾宝玉和两个人的异变有关系,它可真的就在劫难逃了。”孔若君想。

  “我答应你……”孔若君赶紧说。

  可孔若君家只有贾宝玉一只狗,不换它的换谁的?

  “咱们必须尽快找到那张磁盘!”殷雪涛说。

  楼下的一声犬吠提醒了孔若君:小区里有那么多宠物狗,拿数码相机随便去拍一只不就行了!

  “爸爸是怕我哪天再要求哥哥帮我变别的人。”殷静说,“不会了,那我成什么人了?不过像辛薇这样的人却是要咱们教教她怎么做人。”

  孔若君拿着数码相机再次下楼,他很顺利地拍摄到一只哈巴狗。狗的主任根本没发现。

  “护窗安好了?”范晓莹打岔,她想转移殷静的注意力,没准一会儿殷静就改变主意了。范晓莹对殷静让孔若君换辛薇的头很不安,她觉得这是犯法。此外,辛薇是范晓莹喜欢的影星。

  “你这一趟一趟的是干吗呢?”范晓莹一边在厨房做早餐一边探头问孔若君。

  “上午来安装的,挺结实。”孔若君说。“这楼上的住家几乎今天都安了。”

  “刚才我没拍好,又去补拍了一次。”孔若君匆忙进自己的房间。

  “早安装就好了。”殷雪涛明白后妻的用意,“我看看安得怎么样。”

  孔若君屏住呼吸,它通过《鬼斧神工》将哈巴狗的头嫁接到居委会主任身上。

  “哥,咱们什么时候给辛薇换头?”殷静锲而不舍地问孔若君。

  电脑问孔若君:确实要完成此次移花接木吗?

  殷雪涛中止去视察护窗,静观事态的发展。

  孔若君作了个深呼吸,他稍事犹豫后,依然按下了确定键。

  “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孔若君怕殷静自杀。他发现殷静多变,一会儿一主意,想到了就要做。“

  “现在。”殷静说。

  “咱们现在怎么去给辛薇拍照?”孔若君找借口拖延。

  “就是,今天这么晚了,辛薇又是大腕,找她肯定不容易,不定要过多少关呢。明天再想办法吧。”范晓莹说。

  “不用找她就能给她拍照。”殷静说。

  “怎么拍?”孔若君问。

  殷静打开电视机,说:“过不了10分钟,就会有她,你去拿数码照相机,拍电视屏幕上的她。”

  家人这才想起,辛薇最近给一家制药厂生产的补钙营养品做广告,她天天在电视屏幕上鼓动如簧之舌并配以姿色苦口婆心不遗余力地诓消费者去买那钙。

  果然,辛薇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她不辞辛劳地实践“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谬论。

  “从电视屏幕上拍照行吗?”孔若君能托就托。

  “你翻拍橱窗里的照片都能给孙经理换头,电视屏幕怎么不行?”殷静说,“我拍。这也是创举。将来影星都不敢上电视了。”

  殷静拿起数码相机。

  “广告完了。”范晓莹提醒殷静,她为辛薇庆幸。

  “您放心,她闲不住。”殷静更换频道。

  辛薇风尘仆仆转眼飞到了几千公里外的电视台继续为那钙涂脂抹粉。

  殷静手中的数码相机的闪光灯亮了。

  孔若君迫不及待凑过去看效果。

  殷静洞悉了孔若君,她对他说:“你如果说这张照片不清楚,你就堕落成为和辛薇一样的信口雌黄的人了。”

  孔若君忙改口:“清楚……真清楚……”

  “咱们开始吧?”殷雪涛句句话扣题。

  孔若君,范晓莹和殷雪涛面面相觑。

  “我现在就去死,你们谁也不能拦我。割腕。”殷静往自己的房间走。

  贾宝玉叫。

  “没人说不换呀!给辛薇也换上贾宝玉的头?”孔若君拦住殷静。

  “我没那么傻,换贾宝玉的头,她会怀疑到咱们。你等等。”殷静到她的房间拿出一本画册。

  “就换它。”殷静指着画册里的一张兔子的照片,说。

  孔若君明白自己倘若再不举起数码相机翻拍这只眼睛血红的兔子,殷静随时可能切腕自绝于人民。这丫头的倔劲上来了,谁也拦不住。

  孔若君翻拍完兔子后,大家站在原地不动。

  “特沉重是不是?”殷静说,“实话说,我也有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最后正义占了上风,我要替天行道。我很感谢哥哥创造了白客。我刚才想了,即使哥哥没把我变成狗头,我现在也会心甘情愿地以我变狗头为代价换取让辛薇变兔子头。她对我的伤害太大了。我进这家门后只是对哥哥冷淡些,哥哥就高考落榜了。而我原来和辛薇平起平坐的人哪!如今她是什么,天皇巨星!我又是什么?无名鼠辈一个!”

  殷静声泪俱下。

  “小静,”殷雪涛说,“除了世界首富和世界首穷,所有人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幸福和痛苦的秘诀在于,幸福的人比下,痛苦的人比上。”

  “都往下比,人类历史还能前进?”殷静反驳。

  殷雪涛张口结舌。

  “咱们走。”孔若君拿着数码相机率先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范晓莹和殷雪涛步履沉重地跟在后边。

  不知为什么,殷静的泪水撒了一路。贾宝玉跟在后面舔地上的泪水,它边舔边哭,越舔越多。

  孔若君坐在电脑前,他什么也不说,将数码相机里辛薇和兔子的照片偷渡进电脑。范晓莹注意到,儿子的手在微微发抖。

  孔若君操纵鼠标用<鬼斧神工>将兔子的头安插到辛薇的身上。殷静,范晓莹和殷雪涛站在孔若君身后看。

  屏幕上出现了“确实要完成此次移花接木吗?”的询问。

  孔若君将光标放到“确定”健上。他感觉那不是光标,是铡刀。是国民党匪徒切刘胡兰的头使用的那口铡刀。

  “慢!”殷雪涛大声说。

  “慢”字传进孔若君和范晓莹的耳膜,变成了绿林好汉劫法场时喊的“刀下留人”。

  3个人都看殷雪涛。

  “我有个条件。”殷雪涛看殷静。

  不等殷雪涛说,殷静就说:“我保证,辛薇的头是我要求换头的最后一个人。”

  殷雪涛说:“说话要算数。”

  殷静像美国总统宣誓就职那样举起手,说:“我发誓。”

  “我还有一个条件。”殷雪涛说。

  殷静皱眉头。贾宝玉喜欢这个表情,它偷偷模仿。这两天,贾宝玉从殷静脸上学到不少过去他无法正确掌握的面部表情。

  “咱们要为白客保密,谁也不能泄露出去。”殷雪涛忧心忡忡地说,“<鬼斧神工>流传出去,这世界就完蛋了。你们仔细想想!谁没有仇人?嫉妒比自己强的人有多少?”

  “绝对不能传出去。”范晓莹说。

  “现在知道这件事的只有5个人,不能再扩大了。”孔若君说。

  “找到那张磁盘,恢复殷静后,立即彻底销毁<鬼斧神工>。”范晓莹说。

  “其实拿<鬼斧神工>收拾坏人不是很好吗?”殷静说。

  “最终肯定是坏人拿它收拾好人。”殷雪涛说。

  “爸爸骂我?”殷静噘嘴。

  贾宝玉苦练这个表情。作为宠物,撒娇和嗔怪是贾宝玉喜欢的表情,但它和祖先一直没找着到位的向主人表达的方式。

  “其实拿<鬼斧神工>收拾坏人不是很好吗?”殷静说。

  “最终肯定是坏人拿它收拾好人。”殷雪涛说。

  “爸爸骂我?”殷静噘嘴。

  贾宝玉苦练这个表情。作为宠物,撒娇和嗔怪是贾宝玉喜欢的表情,但它和祖先一直没找着到位的向主人表达的方式。

  “都答应不外传<鬼斧神工>?”殷雪涛特别看女儿。

  “我答应。”孔若君,范晓莹和殷静都说。

  殷雪涛冲孔若君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确定”了。

  “来人!给我拉出去斩了!”殷静说。

  殷雪涛瞪殷静。

  孔若君做深呼吸,他依然下不去手,他想起从电影上看过刽子手在行刑前都喝酒。

  “我要喝酒!”孔若君说。

  “胆小鬼。”殷静拿开孔若君的说,她按下了“确定”键。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白客: 第九章 白客诞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