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花"说到木版水印

  亲爱的孩子,寄你“武梁祠石刻塌片”四张,乃系普通复制品,属于现在印的画片一类。

图片 1

图片 2

  塌片一称拓片,是吾国固有的一种印刷,原则上与过去印木版书,今日印木刻铜刻的版画相同。惟印木版书画先在版上涂墨,然后以白纸覆印;拓片则先覆白纸于原石,再在纸背以布球蘸墨轻拍细按,印讫后纸背即成正面;而石刻凸出部分皆成黑色,凹陷部分保留纸之本色(即白色)。木刻铜刻上原有之图像是反刻的,像我们用的图章;石刻原作的图像本是正刻,与西洋的浮雕相似,故复制时方法不同。

“汉石遗韵—山东汉代石刻拓片展”在西安开展。 田进 摄

制作水印作品的饾版

  古代石刻画最常见的一种只勾线条,刻划甚浅;拓片上只见大片黑色中浮现许多白线,构成人物鸟兽草木之轮廓;另一种则将人物四周之石挖去,如阳文图章,在拓片上即看到物象是黑的,具有整个形体,不仅是轮廓了。最后一种与第二种同,但留出之图像呈半圆而微凸,接近西洋的浅浮雕。武梁祠石刻则是第二种之代表作。

西安1月17日电 西安碑林博物馆与山东省石刻艺术博物馆联合举办的“汉石遗韵—山东汉代石刻拓片展”17日在西安开展,展出汉代著名石刻、画像石拓片精品40件,展现了汉代文字特点等成就。

图片 3

  给你的拓片,技术与用纸都不高明;目的只是让你看到我们远祖雕刻艺术的些少样品。你在欧洲随处见到希腊罗马雕塑的照片,如何能没有祖国雕刻的照片呢?我们的古代遗物既无照相,只有依赖拓片,而拓片是与原作等大,绝未缩小之复本。

汉代在政治、经济、思想、文化、艺术等多方面取得空前成就,延续至今的汉族文化、汉字都在这一时期定型,汉代确立的政治与思想体系成为后世兴邦立国的基石,对其后两千多年中华文明的延续和发展,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紫竹斋木版水印复制的潘天寿《雁荡山花》

  武梁祠石刻在山东嘉祥县武氏祠内,为公元二世纪前半期作品,正当东汉(即后汉)中叶。武氏当时是个大地主大官僚,子孙在其墓畔筑有享堂(俗称祠堂)专供祭祀之用。堂内四壁嵌有石刻的图画,武氏兄弟数人,故有武荣祠武梁祠之分,惟世人混称为武梁祠。

据了解,山东是汉代画像石刻遗存较多的地区,目前当地已知汉代画像石有4000余块、汉代碑刻有70余种。

两幅几乎一模一样的潘天寿名作《雁荡山花》,一幅即将拍卖,一幅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对两幅作品究竟孰真孰假的争论,引出了人们对木版水印这一书画复制工艺的好奇心。对许多人来说,“木版水印”这一独具魅力的中国传统工艺是比较陌生的,为此,记者专程走访了从事木版水印的相关人士,深入了解这一传统复制工艺的具体情况。

  同类的石刻画尚有山东肥城县之孝堂山郭氏墓,则是西汉(前汉)之物,早于武梁祠约百年(公元一世纪),且系阴刻,风格亦较古拙厚重。“孝堂山”与“武梁祠”为吾国古雕塑两大高峰,不可不加注意。此外尚有较晚出土之四川汉墓石刻,亦系精品。

图片 4图为展出的石刻拓片。 田进 摄

冯鹏在《中国木版水印概说》一书中说,“木版雕刻,手工印制,所用的各种颜色以水调兑,而不是机器印刷所用各种色彩的‘油墨’,故名木版水印”。“木版水印”是我国特有的复制工艺,集绘画、雕刻和印刷为一体,根据水墨渗透原理,显示笔触墨韵,既可用以创作体现自身特点的艺术作品,也可逼真地复制各类艺术经典。

  石刻画题材自古代神话,如女蜗氏补天、三皇五帝等传说起,至圣贤、豪杰烈士、诸侯之史实轶事,无所不包。——其中一部分你小时候在古书上都读过。原作每石有数画,中间连续,不分界限,仅于上角刻有题目,如《老莱子彩衣娱亲》、《荆轲刺秦王》等等。惟文字刻划甚浅,年代剥落,大半无存;今日之下欲知何画代表何人故事,非熟悉《春秋》《左传》《国策》不可;我无此精力,不能为你逐条考据。

山东省石刻艺术博物馆副馆长杨爱国介绍,此次展出的拓片有“礼器碑”、“乙瑛碑”、“济南长清孝堂山石词”、“嘉祥武梁祠”等山东汉代石刻的代表。这些镌刻在石头上的图像、文字讲述着当时灿烂的文化,以及庖厨宴饮等生活场景、乐舞百戏等娱乐场面。

实际上,木版水印技术早在唐代咸通九年就见记载,王阶刻《金刚经》扉页插图时,运用的就是木版水印技术。到16世纪发展成为彩色套印技术,并出现“饾版”、“拱花”等套色叠印,以多块模版达到准确再现,并以凸出的线条来表现花纹,衬托画中的行云流水﹑花卉虫鱼,使画面更富神韵。成熟的木版水印技术,先将彩色画稿按不同颜色分别钩摹下来,每色刻成一块小木版,然后逐色由浅入深依次套印。因其形似“饾饤”(一种五色小饼,作成花卉禽兽珍宝的形状盛于盒中)而得名“饾版”。而“拱花”,是用凸凹两版嵌合,使版面拱起花纹的技术名称。

  武梁祠全部石刻共占五十余石,题材总数更远过于此。我仅有拓片二十余张,亦是残帙,缺漏甚多,兹挑出拓印较好之四纸寄你,但线条仍不够分明,遒劲生动飘逸之美几无从体会,只能说聊胜于无而已。

图片 5“汉石遗韵—山东汉代石刻拓片展”在西安开展。 田进 摄

据了解,一件木版水印作品的完成,要经过三个过程。一、勾描。先把画稿上不同的笔触和颜色进行分版,凡同一色调的笔迹均划归于一套版内,原作上有多少颜色层次,就描成多少张稿子,即分成几套版。依照作品的不同,把各套版面的线条和轮廓用墨线分别勾在半透明的燕皮纸上。二、刻板。将勾描好的墨稿粘在木板上付刻。雕刻所选用的板材,大都选用梨木,其表面要刨得平整光滑。要求操作者用刀如笔,灵活掌握走刀力度,将线条的转折、顿挫雕刻出来。三、印刷。操作时,要准确把握水印工具的快慢节奏和力度变化,同时整体控制周围的湿度,以确保水印作品的质量。

  此种信纸①即是木刻印刷,今亦不复制造,值得细看一下。

其中,“乙瑛碑”刻有奏请设置百石卒史的公牍和对乙瑛的赞辞,通过拓片可以看到,此碑是汉隶成熟期的典型作品。

据业内人士回忆:“潘天寿先生画完《雁荡山花》后,由当时的水印工厂复制成水印版画。主要由张耕源刻版,徐银森印制,由120多块饾版套印而成。由于潘老画面中花卉的色料用色特殊,印制人员难以把握用色用料。于是,潘老就为他们提供了原作所用的颜料和纸张,即进口的“西洋红”颜料和“高丽纸”。当时,大约花了2年时间,印制成品50余张,而且全部经北京中国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出口,国内也就当年刻和印的师傅各留一两张。”

  另附法文说明一份,专供弥拉阅读,让她也知道一些中国古艺术的梗概与中国史地的常识。希望她为你译成英文,好解释给你外国友人听;我知道大部分历史与雕塑名词你都不见得会用英文说。——倘装在框内,拓片只可非常小心的压平,切勿用力拉直拉平,无数皱下去的地方都代表原作的细节,将纸完全拉直拉平就会失去本来面目,务望与弥拉细说。

此外,场面宏大的宴饮乐舞,反映身份地位的车骑出行,西王母及长耳仙人等具有神话元素的石刻图像都可以从拓片上得到体现。

曾经从事木版水印的西泠印社理事张耕源向记者透露,鉴别木版水印与原作,关键看刻功,这是木版水印的一个弱点。其中枯笔的地方最难处理,刻出的粒子往往比较粗,生硬不自然,这方面最易区别木版水印与原作。在水印的时候,若处理得不好,就会有白的纸纹暴露出来。

  又汉代石刻画纯系吾国民族风格。人物姿态衣饰既是标准汉族气味,雕刻风格亦毫无外来影响。南北朝(公元四世纪至六世纪)之石刻,如河南龙门、山西云岗之巨大塑像(其中很大部分是更晚的隋唐作品——相当于公元六——八世纪),以及敦煌壁画等等,显然深受佛教艺术、希腊罗马及近东艺术之影响。

除此之外,作品上的文字也是木版水印较难再现的部分。柔软的毛笔书写是自然顺畅的,而木刻走出的线条是生硬的,这也导致了水印作与原作的差异。目前大多是采用珂罗版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附带告诉你这些中国艺术演变的零星知识,对你也有好处,与西方朋友谈到中国文化,总该对主流支流,本土文明与外来因素,心中有个大体的轮廓才行。以后去不列颠博物馆巴黎卢佛美术馆,在远东艺术室中亦可注意及之。巴黎还有专门陈列中国古物的Museum Guimet[吉美博物馆],值得参观!

杭州十竹斋版画艺术品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魏立中,告诉我们一个简易的鉴别方法:作品的反面痕迹,有凹凸感的即为水印作品。

木版水印技术是书画名店——北京荣宝斋的看家技艺。新中国成立后,荣宝斋木版水印由原来只能印大不及尺的诗笺、信笺,进一步发展,印制惟妙惟肖、神形兼备的国画作品,如笔墨淋漓、气势豪放的徐悲鸿《奔马图》及唐代周昉的《簪花侍女图》、宋代马远的《踏歌图》等大幅艺术作品。这样一门历史悠久的绝技,在一代又一代画师的努力下,已经发展得比较纯熟。荣宝斋曾经历时8年时间印制了《簪花仕女图卷》,模版用了1600个之多,总共出了40件作品,每件作品价值不菲。

中国美院版画系传统水印工作室负责人王超告诉记者,1958年中国美院设水印工场,创始人是张漾兮。上世纪50年代,版画系先后两次委派夏子颐和张玉忠前往荣宝斋学习传统水印技术。学成归来后,在中国美院版画系成立木版水印工作室,开设传统水印版画课程,在国内应属最早开展木版水印教学的专业院校。并于1958年在“西湖艺苑”设水印工场,以校办工厂的方式来复制生产水印版画作品,取得了良好的效益。到80年代后期,随着机器油墨宣纸印刷业的兴起,传统手工复制版画遭遇挑战,水印工厂开始面临困境。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从"山花"说到木版水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