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其二原文[庄肇奎古诗]

采葑下体忽遗捐,弃妇情同玉石坚。葵未死心终向日,鸿虽断影不离天。秋风纨扇浑闲事,人面桃花已往年。傥许为容理膏沐,犹能巧笑受君怜。——清代·庄肇奎《无题 其二》

梦里馀春,便睡不成眠,娇困慵起。宝帐低垂,胡蝶一生花底。深院燕语莺啼,且认作、满园桃李。好蒙头、过了时光,一任岁华如驶。簟痕微拂纤纤指。鬓云松、欲梳还止。寻芳懒向花枝问,谁把流苏亲理。凭问陌上行人,到处香车流水。拥鸳衾休问,风自颤,漾帘苇。——清代·庄棫《玲珑四犯》

芦笋新抽,柳芽犹淡。天涯人不如归雁。含愁相望泪阑干,凤凰纵好何由见。疏梦无痕,朵云还散。何心更约秋来便。年华容易掷东风,未抛锦瑟先断肠。——清代·濮文绮《踏莎行 归雁》

无题 其二

清代:庄肇奎

庄肇奎,字星堂,号胥园,秀水人。乾隆癸酉举人,历官广东布政使。有《胥园诗钞》。

庄肇奎

月共愁凝,春随梦断,江头柳色青垂遍。归期欲计但无期,烟波不管征人远。袖角笼欢,钗痕记怨,当时酒泪盈盈见。遥知灯火又黄昏,风花依旧迎妆面。——近现代·袁克文《踏莎行 其二 忆妍华》

踏莎行 其二 忆妍华

乱山急雨来,匹马骋孤往。云裹马蹄重,雨压风头响。急泉奔下山,匹练平如掌。——清代·袁树《磨盘山中遇雨》

磨盘山中遇雨

曲巷传声,低桥送影,轻车不碍尘沙冷。朱楼一去百回头,酒残还被风吹醒。怨许平分,欢应未省,阑干重叠无人凭。者时愁梦自深深,疏灯缺月窥金井。——近现代·袁克文《踏莎行 其一 夜归》

踏莎行 其一 夜归

近现代:袁克文

曲巷传声,低桥送影,轻车不碍尘沙冷。朱楼一去百回头,酒残还被风吹醒。

怨许平分,欢应未省,阑干重叠无人凭。者时愁梦自深深,疏灯缺月窥金井。

1

玲珑四犯

清代:庄棫

庄棫(1830——1878 ),字中白,一字利叔,清代词人,学者,号东庄,又号蒿庵。丹徒人,生于道光十年。光绪四年卒。享年四十九岁。著有《蒿庵遗稿》,词甲、乙稿及补遗附焉。

庄棫

倚枕停欢,推衾觅语,记从心上留眉妩。当时玉臂怯深寒,归期泥向襟前数。梦断江楼,魂萦月浦,风情欲说人何许。肯教红褪旧钗痕,到今不倦千回觑。——近现代·袁克文《踏莎行 有忆》

踏莎行 有忆

笔尖刷却世间尘,能使江山面目新。我亦低头经意匠,烟霞先后不同春。——清代·华岩《题恽南田画册》

题恽南田画册

离绪东风吹欲断。道上杨花,蓦地迎人面。惆怅相逢如未见,眼中却被春撩乱。经岁经时愁已惯。旧梦城南,今日天涯遍。行到黄昏应更倦,轻尘高树都成怨。——近现代·袁克文《蝶恋花 其一 道上逢绵蛮》

蝶恋花 其一 道上逢绵蛮

近现代:袁克文

离绪东风吹欲断。道上杨花,蓦地迎人面。惆怅相逢如未见,眼中却被春撩乱。

经岁经时愁已惯。旧梦城南,今日天涯遍。行到黄昏应更倦,轻尘高树都成怨。

1

踏莎行 归雁

清代:濮文绮

濮文绮,字弹绿,溧水人,四川涪州知州濮瑗女,典史何镜海室。

濮文绮

层岚结翠影霏微,拥作重阴没夕晖。十里云烟低野路,四山风雨上秋衣。青泥裹足胶难步,黄叶黏人湿不飞。蓑笠是谁驱短卫,一鞭得得快先归。——清代·缪公恩《山行遇雨》

山行遇雨

启疆驺氏长蛮夷,逐鹿中原佐汉基。明德裔应馨俎豆,炎荒地自固藩篱。发兵庄助功存弱,遗憾吴驹怨见欺。华盖山前修祀事,丰碑犹志故王祠。——清代·缪祐孙《东瓯怀古四首同郭晚香作 其一》

东瓯怀古四首同郭晚香作 其一

仅有丰碑表泰山,更无人迹在人寰。多缘事出焚书后,不欲文章著世间。——清代·缪公恩《无字碑》

无字碑

清代:缪公恩

仅有丰碑表泰山,更无人迹在人寰。多缘事出焚书后,不欲文章著世间。

1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无题 其二原文[庄肇奎古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