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长干行二首》 李白 【唐代】

终日望夫夫不归,化为孤石苦相思。望来已是几千载,只似当时初望时。——唐代·刘禹锡《望夫山》

《长干行二首》

【作者】李白【朝代】唐代

望夫山

唐代:刘禹锡

刘禹锡,字梦得,汉族,中国唐朝彭城人,祖籍洛阳,唐朝文学家,哲学家,自称是汉中山靖王后裔,曾任监察御史,是王叔文政治改革集团的一员。唐代中晚期著名诗人,有“诗豪”之称。他的家庭是一个世代以儒学相传的书香门第。政治上主张革新,是王叔文派政治革新活动的中心人物之一。后来永贞革新失败被贬为朗州司马。据湖南常德历史学家、收藏家周新国先生考证刘禹锡被贬为朗州司马其间写了著名的“汉寿城春望”。

刘禹锡

西门秦氏女,秀色如琼花。手挥白杨刀,清昼杀雠家。罗袖洒赤血,英声凌紫霞。直上西山去,关吏相邀遮。婿为燕国王,身被诏狱加。犯刑若履虎,不畏落爪牙。素颈未及断,摧眉伏泥沙。金鸡忽放赦,大辟得宽赊。何惭聂政姊,万古共惊嗟。——唐代·李白《秦女休行》

秦女休行

柳如眉,云似发,鲛绡雾縠笼香雪。梦魂惊,钟漏歇,窗外晓莺残月。几多情,无处说,落花飞絮清明节。少年郎,容易别,一去音书断绝。——五代·魏承班《渔歌子·柳如眉》

渔歌子·柳如眉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八月胡蝶来,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忆妾深闺里,烟尘不曾识。嫁与长干人,沙头候风色。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八月西风起,想君发扬子。去来悲如何,见少离别多。湘潭几日到,妾梦越风波。昨夜狂风度,吹折江头树。淼淼暗无边,行人在何处。好乘浮云骢,佳期兰渚东。鸳鸯绿蒲上,翡翠锦屏中。自怜十五余,颜色桃花红。那作商人妇,愁水复愁风。——唐代·李白《长干行二首》

长干行二首

唐代:李白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八月胡蝶来,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忆妾深闺里,烟尘不曾识。嫁与长干人,沙头候风色。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八月西风起,想君发扬子。去来悲如何,见少离别多。湘潭几日到,妾梦越风波。昨夜狂风度,吹折江头树。淼淼暗无边,行人在何处。好乘浮云骢,佳期兰渚东。鸳鸯绿蒲上,翡翠锦屏中。自怜十五余,颜色桃花红。那作商人妇,愁水复愁风。

181乐府,妇女,爱情,叙事,思念,生活

作者:李白 【唐代】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尚不开。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十六君远行,瞿塘滟预堆。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五月不可触,猿鸣天上哀。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八月蝴蝶来,双飞西园草。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忆妾深闺里,烟尘不曾识。嫁与长干人,沙头候风色。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五月南风兴,思君在巴陵。八月西风起,想君发扬子。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去来悲如何,见少别离多。湘潭几日到,妾梦越风波。

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

昨夜狂风度,吹折江头树。淼淼暗无边,行人在何处。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北客真王公,朱衣满江中。日暮来投宿,数朝不肯东。

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

好乘浮云骢,佳期兰渚东。鸳鸯绿浦上,翡翠锦屏中。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自怜十五馀,颜色桃李红。那作商人妇,愁水复愁风。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37 《长干行二首》 李白 【唐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