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 西窗

  一

  说也可怜,八年抗战归来,卧房都租不到一间,何言书房?既无书房,又何从说到书房的窗子!
  
  唉!先生,你别见笑,叫花子连做梦都在想吃肉,正为没得,才想得厉害,我不但想到书房,连书房里每一角落,我都布置好。今天又想到了我那书房的窗子。
  
  说起窗子,那真是人类穴居之后一点灵机的闪耀才发明了它。它给你清风与明风,它给你晴日与碧空,它给你山光与水色,它给你安安静静的坐窗前,欣赏着宇宙的一切,一句话,它打通你与天然的界限。
  
  但窗子的功用,虽是到处一样,而窗子的方向,却有各人的嗜好不同。陆放翁的“一窗晴日写黄庭”,大概指的是南窗,我不反对南窗的光朗与健康,特别在北方的冬天,南窗放进满屋的晴日,你随便拿一本书坐在窗下取暖,书页上的诗句全浸润在金色的光浪中,你书桌旁若有一盆腊梅那就更好——以前在北平只值几毛钱一盆,高三四尺者亦不过一两元,腊梅比红梅色雅而秀清,价钱并不比红梅贵多少。那么,就算有一盆腊梅罢。腊梅在阳光的照耀中荡漾着芬芳,把几枝疏脱的影子漫画在新洒扫的兰砖地上,如漆墨画。天知道,那是一种清居的享受。
  
  东窗在初红里迎着朝暾,你起来开了格扇,放进一屋的清新。朝气洗涤了昨宵一梦的荒唐,使人精神清振,与宇宙万物一体更新。假使你窗外有一株古梅或是海棠,你可以看“朝日红妆”;有海,你可以看“海日生残夜”;一无所有,看朝霞的艳红,再不然,看想象中的邺宫,“晓日靓装千骑女,白樱桃下紫纶巾”。
  
  “挂起西窗浪按天”这样的西窗,不独坡翁喜欢,我们谁都喜欢。然而西窗的风趣,正不止此,压山的红日徘徊于西窗之际,照出书房里一种透明的宁静。苍蝇的搓脚,微尘的轻游,都带些倦意了。人在一日的劳动后,带着微疲放下工作,舒适的坐下来吃一杯热茶,开窗西望,太阳已隐到山后了。田间小径上疏落的走着荷锄归来的农夫,隐约听到母牛哞哞的在唤着小犊同归。山色此时已由微红而深紫,而黝蓝。苍然暮色也渐渐笼上山脚的树林。西天上独有一缕镶着黄边的白云冉冉而行。
  
  然而我独喜欢北窗。那就全是光的问题了。
  
  说到光,我有一致偏向,就是不喜欢强烈的光而喜欢清淡的光,不喜欢敞开的光而喜欢隐约的光,不喜欢直接的光而喜欢返射的光,就拿日光来说罢,我不爱中午的骄阳,而爱“晨光之熹微”与夫落日的古红。纵使光度一样,也觉得一片平原的光海,总不及山阴水曲间光线的隐翳,或枝叶扶疏的树荫下光波的流动,至于返光更比直光来得委婉。“残夜水明楼,”是那般的清虚可爱;而“明清照积雪”使你感到满目清晖。
  
  不错,特别是雪的返光。在太阳下是那样霸道,而在月光下却又这般温柔。其实,雪光在阴阴天宇下,也满有风趣。特别是新雪的早晨,你一醒来全不知道昨宵降了一夜的雪,只看从纸窗透进满室的虚白,便与平时不同,那白中透出银色的清晖,温润而匀净,使屋子里平添一番恬静的滋味,披衣起床且不看雪,先掏开那尚未睡醒的炉子,那屋里顿然煦暖。然后再从容揭开窗帘一看,满目皓洁,庭前的枝枝都压垂到地角上了,望望天,还是阴阴的,那就准知道这一天你的屋子会比平常更幽静。
  
  至于拿月光与日光比,我当然更喜欢月光,在月光下,人是那般隐藏,天宇是那般的素净。现实的世界退缩了,想象的世界放大了。我们想象的放大,不也就是我们人格的放大?放大到感染一切时,整个的世界也因而富有情思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比之“晴雪梅花”更为空灵,更为生动,“无情有恨何人见,月亮风清欲坠时,”比之“枝头春意”更富深情与幽思;而“宿妆残粉未明天,每立昭阳花树边。”也比“水晶廉下看梳头”更动人怜惜之情。
  
  这里不止是光度的问题,而是光度影响了态度。强烈的光使我们一切看得清楚,却不必使我们想得明透,使我们有行动的愉悦,却不必使我们有沉思的因缘;使我像春草一般的向外发展,却不能使我们像夜合一般的向内收敛。强光太使我们与外物接近了,留不得一分想象的距离。而一切文艺的创造,决不是一些外界事物的推拢,而是事物经过个性的熔冶,范铸出来的作物。强烈的光与一切强有力的东西一样,它压迫我们的个性。
  
  以此,我便爱上了北窗。南窗的光强,固不必说;就是东窗和西窗也不如北窗。北窗放进的光是那般清淡而隐约,反射而不直接,说到返光,当然便到了“窗子以外”了,我不敢想象窗外有什么明湖或青山的返光,那太奢望了。我只希望北窗外有一带古老的粉墙。你说古老的粉墙?一点不错。最低限度地要老到透出点微黄的颜色;假如可能,古墙上生几片清翠的石斑。这墙不要去窗太近,太近则逼窄,使人心狭;也不要太远,太远便不成为窗子屏风;去窗一丈五尺左右便好。如此古墙上的光辉返射在窗下的书桌上,润泽而淡白,不带一分逼人的霸气。这种清光绝不会侵凌你的幽静,也不会扰乱你的运思。它与清晨太阳未出以前的天光,及太阳初下,夕露未滋,湖面上的水光同是一样的清幽。
  
  假如,你嫌这样的光太朴素了些,那你就在墙边种上一行疏竹。有风,你可以欣赏它婆娑的舞容;有月,窗上迷离的竹影;有雨,它给你平添一番清凄;有雪,那素洁,那清劲,确是你清寂中的佳友。即使无月无风,无雨无雪,红日半墙,竹荫微动,掩映于你书桌上的清晖,泛出一片清翠,几纹波痕,那般的生动而空灵,你书桌上满写着清新的诗句,你坐在那儿,纵使不读书也“要得”。

图片 1

  这西窗

根据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我们每一个行为,其背后都有某些动机意图或想法。有些我们能够察觉到,有些则来自潜意识。

根据认知流派,我们每一个行为,都是来自我们的认知。认知能够操控调节我们的行为。

无论是意识或潜意识也好,认知也罢,都与我们的原生家庭,教育环境,同伴影响 ,阅历及自我意识等因素息息相关。

  这不知趣的西窗放进

月色冷清。不,月色怎么会冷清呢。亿亿万万年来,月亮都是这个月亮,只是有的人看着它低头思故乡,有的人无奈它明月照沟渠,而已。

  四月天时下午三点钟的阳光

巳儿蜷在床边,抱着膝盖。月光洒在她雪白的衣服上,雪白的墙上,雪白的被子,雪白的枕头上。她不由想到了早已遥远的那天,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月色极好,洒在了她的身上,以及抱着她的妈妈身上。

  一条条直的斜的羼躺在我的床上;

“巳儿的八字招桃花咧。”弄堂口的瘪嘴太婆闭着眼说了这句话,依然不停地掐着手指,嘴里小声地念念有词...

  放进一团捣乱的风片

"太婆,啥意思?”看着太婆不断蠕动的瘪嘴,像两条搅在一起的毛毛虫。巳儿妈不禁抱紧了巳儿,她的神态紧张,眼神虔诚,等待着毛毛虫的分开。巳儿则在她妈妈的怀里左右扭动,她已经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搂住了难免处女羞的花窗廉,

终于,毛毛虫仿佛是听到了太婆的指令,乖乖的各退一边,又仿佛一言不合,迅速的扭打到了一起,“巳儿这八字,招男人,有桃花劫啊。”

  呵她痒,腰弯里,脖子上,

“太婆,啥意思啊,劫,是抢钱么?”巳儿妈半懵半懂。她只知道劫,肯定是不好的。劫数,劫难,都是坎,人过不过去,就完了。

  羞得她直 在半空里,刮破了脸;

太婆依旧闭着眼睛,她叹了口气,“巳儿妈,巳儿这辈子顶顶重要的是找个好婆家。莫想男人,本本分分的做个女人。”太婆不再言语了,她太老了,老到多说一句话,都要歇一歇。

  放进下面走道上洗被单

巳儿被她的妈妈箍的太紧了,她只能认命的不再反抗。巳儿妈,她坐在板凳上,在月光的映衬下,宛若一具充满母爱的雕塑。

  衬衣大小毛巾的胰子味,

巳儿六七岁时,已是美人胚子。天然海珍珠一样明亮圆润的眼睛,红若小辣椒的俏唇,还有雪白的皮肤,墨墨黑的头发,在附近弄堂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厨房里饭焦鱼腥蒜苗是腐乳的沁芳南,

可凡是围在巳儿身边的猴孩儿,无一能够逃脱巳儿妈的扫帚,板凳,巳儿妈见着他们,手里有什么就操什么往狠里打,打的人龇牙咧嘴,屁滚尿流。可没过多久,还是呼啦一群围过来,像极了一群觅食的麻雀。

  还有弄堂里的人声比狗叫更显得松脆。

巳儿妈没读过多少书,只是左一句,又一句地念叨巳儿,女人的清白最重要,将来长大,千万别给男人骗了。

  二

巳儿问,“什么是女人的清白?”

  当然不知趣也不止是这西窗,

巳儿妈总是语重心长的说,“就是不要跟野男人跑了去。”

  但这西窗是够顽皮的,

巳儿读小学时,巳儿爸外头领了个女人回来。那女人涂着大红色的唇膏,指甲红艳艳的,登了一双时髦的红色高跟鞋,趾高气昂的靠在巳儿爸身边。

  它何尝不知道这是人们打中觉的好时光,

懵懵懂懂间,巳儿跟着巳儿妈搬了出去。巳儿妈的脾气愈发暴躁,见不得巳儿爱美,尤其巳儿用红色。哪怕巳儿扎了根红头绳,都会点燃巳儿妈的火药桶,倚在门口,不骂把个小时不罢休,整个弄堂都尴尬的不知道该干嘛。

  拿一件衣服,不,拿这条绣外国花的毛毯,

青春期,巳儿的心仿佛是涨潮了般,这潮水时而澎湃,时而暗涌,巳儿有好多话要说,不知该讲给谁听,于是买了本日记本,开闸引流。

  堵死了它,给闷死了它:

没多久,不知怎地被巳儿妈给发现了,撬了日记本的锁,足足在弄堂里骂了三天。巳儿五雷轰顶过后,每逢回家,走在弄堂,便故意矮了身子,贴着墙壁,仿佛是要进墙壁里。她索性一铲一铲的想要填平潮水,不再渴望其他。

  耶稣死了我们也好睡觉!

巳儿的神色也逐渐黯淡了起来。原本,那海珍珠般的双眸像是浸了药水,珠皮微黄无光,空留了两个滚圆形状。举手投足之间,畏畏缩缩,丝毫不见花一样的青春。

  直著身子,不好,弯著来,

旁人未免觉得可惜,劝巳儿妈让巳儿多参加些集体活动。巳儿妈两眼一翻,道,“念书就该是专心念书。压了歪道,只怕哭也来不及咯。”每每令人语塞,旁人只能陪着笑,打住话题。日子久了,巳儿也不再费心费神的找各种借口出去玩,甚至在学校她都独来独往。她看着那些在懵懂潮水里翻滚的同龄人,她内心是庆幸的,夹杂的不安。或许当初就不该买那本笔记本。

  学一只卖弄风骚的大龙虾,

巳儿全心全意扑在读书上,自然成绩也不差。高中三年之后,便考取了本市一所大学,学校有规定,所有学生必须寄宿。巳儿开始了她集体生活。

  在清浅的水滩上引诱水波的荡意!

在新环境里,一切都那么的新鲜,犹如一片乐园。周围都是朝气满溢的同龄人,巳儿不知不觉跟上了他们的节奏,一起欢歌,一起狂奔。巳儿已不再向潮水填土,她都忘了这件事。不知不觉,这片潮水漫过厚土,汇成小股,又将厚土沉了下去。

  对呀,叫迷离的梦意像浪丝似的

巳儿暗暗喜欢上了班长。班长高大肩膀很宽,笑起来眼睛弯弯,一口白牙。班长篮球打得好,巳儿总是假装路过,然后远远地站在场外看。

  爬上你的胡须,你的衣袖,你的呼吸……

可是巳儿不敢与班长讲话,她不敢与男生讲话,甚至男老师。巳儿每次想开口,可是脑海里就会出现妈妈的话:“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妈妈的身影,像是一棵松树,笔直笔直。她的神色,也如禁卫军般严肃不容侵犯。

  你对著你脚上又新破了一个大窟窿的袜子发愣或是

不过巳儿知道班长的心意,他对她也同样放在心里。每次巳儿与班长相视,班长总是露出一口白牙,笑的那么的灿烂。这笑容似只有彼此才能懂的暗号,心有灵犀。

  忙著送玲巧的手指到神秘的胳肢窝搔痒——可不是搔痒的时候

邱芸是一团火,热烈的窜入了巳儿与班长的世界,让巳儿连抬手遮都觉得刺眼。她爱穿红色,衬的一头海藻般微卷长发的她愈发明艳。邱芸总是在班长边,扭糖般倚着,巳儿从很远处就能听到邱芸吃吃的笑声,这笑声,这一切,就像一根根刺,刺的巳儿浑身发痛。

  你的思想不见得会长上那把不住的大翅膀:

“潘金莲是被强迫嫁给武大郎的。”邱芸愤愤不平的说,“她与武大郎一点都不配啊。”不知谁聊起了潘金莲,一个可悲又可恨的经典女性反面角色,引得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

  谢谢天,这是烟土披里纯来到的刹那间

另一个女同学感叹道,“在封建社会,女人哪有自由选择。”

  因为有窟窿的破袜是绝对的理性,

“武松那么帅,武大郎又矮又丑,喜欢武松也正常嘛。”有人开玩笑道。

  胳肢窝里虱类的痒是不可怀疑的实在。

“巳儿,你觉得呢?”有人把话题抛给了巳儿。

  三

巳儿脸涨得通红,她又气又羞。她气是因为潘金莲淫荡污秽,她羞是替她们害臊,没脸没皮讲这些,好姑娘怎么能说这些话。

  香炉里的烟,远山上的雾,人的贪嗔和心机:

“潘金莲太恶心了,你们不知羞耻。”巳儿也没想到,自己脱口而出这句话。

  经络里的风湿,话里的刺,笑脸上的毒,

众人惊愕,面面无言。不知做错了什么。还好有人打趣也好,搪塞也罢,将此话题转移了。

  谁说这宇宙这人生不够富丽的?

巳儿对邱芸的敌意更深了,大庭广众之下为潘金莲说话,不知羞耻。不知羞耻,这四个字,在巳儿的心里,加粗加黑,烙在了邱芸的脸上。

  你看那市场上的盘算,比那矗著大烟筒

巳儿注意到了班长的变化,他看到巳儿的眼神,已不再灿烂,仿佛是碰触了炽热的铁块,立刻转移。而邱芸,似乎比往常更贴近班长了,她的胸口白花花露出一片,她的胳膊时不时碰触班长的胳膊。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巳儿内心咬着牙,切着齿。

  走大洋海的船的肚子里的机轮更来得复杂,

“邱芸?”巳儿看见邱芸勾着一个男生,俩人靠的很近。在月光下,巳儿看到那男生不是班长,邱芸的短裙红的妖艳。巳儿的血忍不住的往上冲,邱芸这个女人太不知羞耻了。

  血管里疙瘩著几两几钱,几钱几两,

“巳儿,是你呀。好巧。”邱芸回头与巳儿打了招呼,“正好,我们一起回宿舍吧。”邱芸松开缠在男生手臂上的手。男生很知趣的,摸了摸邱芸的头,走开了。

  脑子里也不知哪里来这许多尖嘴的耗子爷?

“嗯...”巳儿含糊不清的回答着。邱芸走在前头,咯噔咯噔咯噔...是她红色高跟鞋发出的声音。

  还有那些比柱石更重实的大人们,他们也有他们的盘算;

巳儿捡起路边的砖头,一步一步,向邱芸的背影走了过去。在月光下,巳儿曾经如海珍珠般透亮的眼睛,重新恢复了光彩,这神采,庄重坚定,就像任何一个保家卫国的士兵一样。

  他们手指间夹著的雪茄虽则也冒著一卷卷成云彩的烟,

依然是这样的月光,巳儿躺在了床上,看着被窗外铁栏杆割成一道道的月亮,巳儿幸福的闭上了双眼,像邱芸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不配任何人。而她,是纯洁的,她的班长总有一天会知道她的珍贵。

  但更曲折,更奥妙,更像长虫的翻戏,

  是他们心里的算计,怎样到义大利喀辣辣矿山里去

  搬运一个大石座来站他一个

  足够与灵龟比赛的年岁,

  何况还有波斯兵的长枪,匈奴的暗筋……

  再有从上帝的创造里单独创造出来曾向农商部呈请

  创造专利的文学先生们,这是个奇迹的奇迹,

  正如狐狸精对著月光吞吐她的命珠,

  他们也是在月光勾引潮汐时学得他们的职业秘密。

  青年的血,尤其是滚沸过的心血,是可口的:——

  他们借用普罗列塔里亚的瓢匙在彼此请呀请的舀著喝。

  他们将来铜像的地位一定望得见朱温张献忠的。

  绣著大红花的俄罗斯毛毯方才拿来蒙住西窗的也不

  知怎的滑溜了下来,不容做梦人继续他的冒险。

  但这些滑腻的梦意钻软了我的心

  像春雨的细脚揣软了道上的春泥。

  西窗还是不挡著的好,虽则弄堂里的人声

  有时比狗叫更显得松脆。

  这是谁说的:「拿手擦擦你的嘴,

  这人间世在洪荒中不住的转,

  像老妇人在空地里捡可以当柴烧的材料?」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徐志摩诗集: 西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